幸得识你我。古月,古月的古,古月的月。人行大道,号为道士,驾鹤入溪山,从天而行善恶事。称叫真人。 道士云游,入宫观焚香,戒律分明,三十年头念经声,敬为真人。期满还俗,山村中居住,左邻右舍。...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那时候很年轻,父亲还未老去。肩上的青树枝丫替我挡住风雨,山头上顶着星月,是我追随的梦。 我常在想,是什么让一个男孩子生长,直到像父亲一样苍松,扎根到下一代的土壤里,活在子辈的灵魂中。 我在小...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我知晓四点的凌晨,是世间曙光的开始,在往前走走,天亮后会很好看的。 人类的灵魂会烙下值得铭记的身影。 但我却不太知晓他的,但我的那个时代,与我一同长大的男孩,与电视机里的梦,与夏夜下的篮球筐...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跟店里的师傅处的关系熟了,总是笑我没对象。有一天师傅揶揄问我,“什么时候找一个,你看看街上的小伙子小姑娘,哪一个不是成双成对的?”说罢拍拍我肩膀,开不痛不痒的玩笑话,“你看你这个小伙,仔细看看你...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两个月前回家的时候,路途中经过小巷夹角,总是有一个老乞丐的。破烂衣裳,也顾不得好看的样式,风尘仆仆积了半辈子的脏土。他脚下是罐,一晃有响,满当的罐子是不会清脆的叫的。你好,老乞丐。我借着手机的光...

- 阅读剩余部分 -